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新闻
品牌成立4年销售额过亿 郑州这家服装新秀为啥能“蹿红”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19-10-22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39
   早前的郑州服饰企业集群创造了“中国女裤看郑州”盛名,如今,风格独树一帜的郑州豫派女装也在异军突起。这些优秀女装企业里,既有撑起郑州女装半边天的女裤三强,又有刚成立没多久但增势强劲的服装新秀。
 
  才成立4年多的领弟服饰,就属于这样的服装新秀。70后老板安义乡,用了4年多的时间,带领着一个曾寂寂无名的品牌实现了年销售额过亿元的野蛮生长。
 
  故事从裁缝到销售额过亿元品牌掌门人
 
  出生于1971年的新乡人安义乡,给了自己30多年时间,完成了从裁缝学徒到服装批发商再到服装新秀的完美蝶变。
 
  故事最早要从1988年说起,他结束学业后进入新乡市的服装国营研究所上班,身份是裁缝学徒,给机关领导做定制服装。在当时看来,这是一个安稳的铁饭碗,不过,赶上改革开放激荡起的思想浪潮,他下海了。
 
  上世纪90年代,他在新乡市平原路文庙附近开了一家阳光精纺毛料行,搞起了高级服装定制。别人不敢投的高级服装定制生产流水线,他花了近10万元买了过来。那是个货不愁卖的年代,每天一早,店门口就排满了人群,高峰时,一天能收几百件服装的订单。这个店为他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 
  钱源源不断地涌进,他变得有点浮躁了起来,开始谋划多产业运营:他给家人花钱做出租车生意,开了火锅店,花了36万元买了两辆货车跑货运……
 
  经营了几年,“赔得一塌糊涂”。这段经历被他日后认为是人生中的第一个失误。
 
  选择重新出发的安义乡,去了新乡一家服装生产企业做厂长。两三年后,他到了郑州。本是无意的一次城市选择,却成为他事业起步的第一站。
 
  在郑州,他没绕开过服装行业。他先是给别人打工,一个月拿七八千元的工资,再后来先后入驻银基商贸城、世贸购物中心,不过做的都是散货批发。
 
  大约在2015年,他在银基商贸城7楼拿下150平方米的店铺,转型自己做品牌,给自己的服装品牌起名“领弟”,因为他有两个儿子,寓意“弟于其后,而后领先”,同时也意味着一种传承和坚守。
 
  学习力一年花100多万元学习、培训
 
  安义乡为何能脱颖而出,一个重要的因素是,他在服装行业打拼多年的积累、对服装从生产研发到销售全供应链的熟稔。按照他自己的话说,“积累了一身的经验,前面所有的付出都用上了。”
 
  另外一个重要的特点是,他爱学习。不断地学习能够支撑掌舵人的战略规划,使其对行业及企业未来走向有精准的把控。
 
  安义乡花费大量的精力用在学习和参加培训上:他曾经花巨资请一家咨询公司给领弟做战略规划;他自掏腰包,带员工参加3天5万元的培训;去年,公司花在培训上的费用达100多万元;他还邀请外部人员走进来,给公司做商品培训、数据分析指导等,10天20万元。
 
  一些在他看来较为先进、成体系的经验技术,被他拿来用在企业管理上。比如,大数据的导入、终端门店对VIP客户的精准画像、终端门店人性与个性化的服务、开业7日收回投资成本的有效开业模式……这些让领弟一年增加品牌专卖店125家。
 
  “是否有大数据,是区别品牌区别与批发的最显著特征。”他说。
 
  再比如,海底捞的人性化极致服务也被他拿来活学活用。在领弟门店,至少摆放有花茶、菊花茶等3种茶水,公司对顾客实行“常年搭理”政策,时不时地送洗衣液、动感单车等。
 
  模式“渠道为王”更青睐轻模式
 
  不少服装企业在做大后,想从销售涉足生产研发甚至自建工厂。相比交给上游厂家ODM贴牌,这样的好处在于能够把控全产业链,自己占主导权和话语权。不过模式会更“重”,对服装专业与否、库存的把控能力都是考验企业的关键问题。
 
  在要运营还是要贴牌,轻资产还是重资产的选择上,安义乡均选择了轻模式。他认为,重在运营和渠道,重在轻资产和资源整合。
 
  “为了卖包再专门开一个制包工厂?服装企业专心致志地把渠道运营做好就可以,把终端市场牢牢抓住,没有渠道说啥都等于零。”这是安义乡理解的“渠道为王”理念。
 
  这与不少郑州本地服装品牌聚焦女裤单品的策略如出一辙。他们有的选择与上游优秀的生产企业合作,后者负责门店的上衣生产制作和供货,各自做各自擅长的事,强强联合,优势互补。
 
  为了强化渠道优势,他采用合伙制。即,员工开店,公司投钱,经营权归员工,利润最后双方分成。
 
  也正是依赖这种模式,领弟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急速生长,店铺遍地开花。目前领弟的门店多以加盟店为主。
 
  在安义乡的战略规划里,直营店被划归到重模式中。对于未来,他也直言将增加直营店比例。
 
  规划换个赛道“我一定要走不一样的路”
 
  好不容易品牌渐成气候,这个时候,安义乡计划“明年换个赛道”,至于何种赛道,他秘而不宣。不过,他认为服装专业市场仍然有巨大潜力。
 
  安义乡认为,别人都在叫嚣批发生意难做,但是市场越小反而越有商机,“我一定要走不一样的路。”
 
  市场竞争白热化,安义乡能在红海中找到属于自己的蓝海,一来源于他对行业的熟悉和深厚积淀,二来则是他的独到战略眼光,三来则是他拥有稳定现成的渠道积淀。
 
  接近知天命的年纪,安义乡变得越来越随和。
 
  7年前,他忙业务时酒场不断。如今他几乎不喝酒,没有十分必要的饭局也一概推掉。
 
  他每天在工厂、家、办公室三点间转,骑电动车上下班。
 
  他每天坚持走不低于1万步,吃粗粮淡饭,喜欢喝玉米粥。
 
  即便过了30多年,如今的服装大佬却越来越趋向过去做裁缝时的平淡生活。